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6年9月

河马日记-念风

P9212978.JPG

这是一篇压了很久的作业了。

8月6日离开Cardiff来到Cambridge,即将开始3个月的实习。Cambridge距离Cardiff实在是有点远,单程开车5个小时左右,坐火车要经过London倒车,6个小时单程。每周末回家成为奢望。计划了是一个月回去一次。从小河马出生,爸爸的主要任务是值夜班,刚开始是整个晚上不睡觉,侧耳倾听小河马睡觉的一点点动静;后来妈妈给小河马上了规矩,小河马表现越来越好,晚上可以睡上5到6个小时的整觉,爸爸的任务逐渐变化为晚上12点左右那一次叫醒,喂奶并再哄睡觉。妈妈那时候很疲倦了,但是还要吸奶准备第二天的大瓶瓶,以及洗奶瓶等。每天如此,突然离开了,不用再绞尽脑汁怎么喂奶拍嗝哄睡觉了,一个晚上的轻松同时已经开始想念小河马了。新租的房间的床垫实在不好,弹簧几乎要撑破床垫;光背睡觉第二天身上都能看到咯的圈圈。爸爸是睡觉高手,但开始三个晚上几乎失眠,一方面是床垫捣乱,一方面确实在念叨小河马晚上睡得好不好,白天玩得开心不开心。

到新屋子里面把东西堆放完毕,就把小河马的照片钉在了墙上,吐着小舌头笑得最开心的照片。Housemates都说这张照片好看。另外把妈妈的照片也一并钉上,做个有良心的爸爸 😛

“单身”生活比在Cardiff灵活多了。爸爸在Cambridge有几位朋友,周末坐在一起聊天,会有新朋友加进来。如下的对话成了范例:

问:你从哪里来;

答:从Cardiff,因为我老婆在Cardiff工作

问:哦,你结婚了

另外人插嘴:他都有儿子了

问:啊,多大了?

答:3/4个月

问:啊,那么小,想不想啊

答:嗯,确实有点想的。

爸爸以前每天都抱着哄小河马睡觉的,横着抱。从一个胳膊就能拢过来到脚伸出臂弯,小河马长个是不用尺子量的。两次回家看小河马,再从操旧业的时候,真正体会到了小河马长了。不论是重量还是个头。压胳膊是真的,另外要左右胳膊连起来才能兜住小河马,而且脑袋好大,几乎臂弯都枕不进去了,这次回家,已经给小河马换了枕头。加上上次换的睡袋,小河马已经完全是幼儿睡觉的装备了,枕头和被子都软软的,摸着都非常舒服的。估计小河马不是不喜欢睡在小床上,而是更喜欢大人抱着而已。

不能小看小河马的判断力,这从吃辅食的情况可以看出来。从4个月开始,妈妈在不减奶量的情况下,开始尝试添加辅食。米粉,自制胡萝卜,土豆,以及那些买来的瓶瓶罐罐。小河马很挑的。一来吞咽和吮吸不一样,前者不是与生俱来的本事,需要学习;二来一直是吃奶的,温度合适,味道天然的好,突然换个花样还真不太适应。据说有的效果好,例如奶和米粉,有的不好例如水和米粉。哈哈,妈妈说小河马一点都不傻,谁说不是呢。

既然是想,顺道记录一笔小河马至今大便事迹吧:D 生下来是那黑漆漆的大便已经永远的成为过去了,翻翻照片还能找出来;变成黄色的以后,爸爸和妈妈一直挺担心大便里面米粒大小的粒状东西,后来知道那是你胃没完全消化的奶结成的粒粒,天下的小孩都一样;大便黄黄绿绿徘徊了一段时间,爸爸和妈妈可不止一次举着Nappie给Midwife和Health Vister看;妈妈从来不承认小河马会因为大便糊住小屁屁而大哭;去London中国大使馆,守着大使馆的门口晒屁股的时候当街拉了满地,加上姥姥一身;小河马大便的时候会使劲,自己还一哼一哼的;3个月往后,大便放屁就开始臭了;大便量越来越大,吃辅食的时候开始大便的话,哼哼使劲半天会发现Nappie都兜不住了,爸爸亲眼见到连续两天自己和了两次大屎蛋;辅食下肚没两天,部分大便就有点成型了;妈妈总结小河马头天吃的胡萝卜第二天才能拉出来。哈哈

再过两周小河马就要回北京“见世面”去了,不仅仅是妈妈(事妈)每天想这个念叨那个,从新的小床的尺寸拜访位置,到小毛毛和小河马的关系,再到如何找个称心好使的保姆,如何像现在一样给小河马照照片,反正一切一切都念叨着。爸爸更多担心的是小河马回北京过冬要免不了病上一下了。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打白白破预防针的时候有点微热;打白白破第二针的时候又发烧了,吃了点婴儿退烧药,然后开始流鼻涕,到现在也没全好,可怜的小河马鼻子堵着不通气,只能张着嘴哈哈的喘气;头皮一直没长太好,导致以前是fanny hair,剃头后头发一直长得稀稀落落的。其他就没有毛病啦。这得益母乳喂养以及英国的好空气,好环境。回了北京,很多负面的因素就上来了,一是要断奶了;二是北京冬天空气污染是不能否认的比较严重;三来北京冬天风大,挡人出门,小河马每天下午出去放风的活动难以坚持了;四来虽然白石桥周围就有紫竹院,但从家里走过去也要小半个小时,距离还是远了点,难以有在Penarth山上山下那么好的遛弯的地方;五来,立刻面临的就是北京春季流感以及上感的高发期。姥姥说小孩非得过了三冬两夏才没事了,也就是说建立好了自己的免疫系统了。除了念着小河马要病上一下受点罪以外,转念想小孩生点小病锤炼锤炼也好。省的像西方人那样享受太好的空气以至于得花粉热这样怪病。(歪理歪理)嗯,给爷爷奶奶打好招呼,小河马有个头疼脑热的照应起来不是问题。爸爸小时候就是个药罐子,夹着没事跟着奶奶一起上班,那可是医院的常客,吃药当饭,扎针随便。

要是再往后想,没头了。。。

BTW,小河马护照拿到了,多谢小白叔叔吧。
Tags: ,

Powered by Qumana

Read Full Post »

河马日记–看风

P9082740.JPG

除电话之外,上网看照片是很愉悦的事情。临离开Cardiff的时候,妈妈给爸爸带了不少小河马的照片,精挑细选了几张最精彩的,部分钉在了屋子里的墙上,部分钉在了办公室的桌子前,因为挑的是精品中的精品,自然很拿的出手,看过照片的,不论同事还是同屋,都夸小河马长得好。更有捧场的看到爸爸钥匙环上小河马1天的照片都要夸上两句,那个闭着眼睛的抿着嘴的傻样。

姥姥也上网看照片,即使每天都抱着小河马,天天看着,也要上网再看上几遍照片。妈妈就更别提了,开着电脑看看浏览器,肯定有一个窗口是Flickr。爸爸以前到不觉得,整理完毕上传了就算大功告成,来到了Cambridge以后,虽不是随时保持一个窗口吧,但也经常溜进去看看,一边看一边笑。看小河马笑也笑,看小河马哭也笑,看小河马瞪着大眼看着照相机犯傻的表情也笑。幸亏单位没有把Flickr给屏蔽掉,有时候小老板过来了,还寒暄两句,一起看看 :p 照片有点不解渴,但绝对足够记录的分量。百天了给剃了光头,前后对比“一目了然”;终于学会抬头了,手撑着身子直起来抬着头四处寻莫,还看着桌子上的东西傻笑;体重正常增长而且长得不胖,胳膊腿不是藕一样那么粗着,很结实的小孩;哪天穿上了哪件新衣服,嗯,爸爸全都掌握了,妈妈和姥姥偷偷去市中心给你买衣服爸爸都知道;去过了海边,去过了公园,去看过天鹅,去了伦敦剑桥,都有照片为证,以后抵赖不得。爸爸的老师说小河马看着不像小婴儿,好像明白很多事情的样子。我看是因为你太爱看镜头了,给你照相就盯着镜头犯傻,不笑也不眨眼睛。想给你拍到一张笑的照片要逗、要等、要抓。好在小河马确实是爱笑的小孩,看到妈妈姥姥笑,看到自己的玩具笑,姥姥给唱歌也笑,还咯咯的大笑。

大周末回家看小河马,路过Service,恰巧看到一个河马的毛绒玩具,顺手买上当作礼物。刚到家看到小河马的几个瞬间很有意思。小河马看到爸爸了,首先给了灿烂的笑容,嗯,很不错,还记得爸爸;可马上就咧嘴哼哼了两声,这两声简直和黄安澜的一模一样,然后转头躲开;姥姥说让爸爸抱一下,爸爸还没举起来,小河马就咧嘴哇的哭开了,好家伙,还认生了。也不知道刚开始笑一下是给谁谄媚呢。过一会好一点了,好像明白点了,这个高高的家伙不是街上搭讪的那些陌生人,是这家里的人。吃过饭才让抱了一下,玩了一会也就“认识”了。晚上睡觉可是不让哄,我抱起来就哭,非要妈妈抱才行。好吧好吧,爸爸这守夜的工作彻底失去了,睡觉大吉。

看小河马,重头戏就是要好好表演,抬头要表演一下,看着小河马真的把整个上半身都撑起来了,抬着头左看右看的,毫不费事还很享受的样子,不错不错,有长进。另外一个长进是会伸手够东西了,动不动就把书架上的玩具一把胡噜到地上。表演是在超市进行的,妈妈给爸爸的任务是抱着小河马去看各种各样的货架。小河马看到花花绿绿的瓶瓶罐罐果真伸手就够,那可不能让你把超市货架给胡噜了,伸手摸摸意思意思就行了。最好玩的是去公园看天鹅吧,Roath Park也不是第一次去了,亏得妈妈终于想起来带上了半袋面包,谁知道你到了公园就开始呼呼睡觉,天气挺好,那就睡吧,半袋面包还没喂鹅啊雁啊的,爸爸先啃了几片。终于睡醒了,几片面包一下子引来了不少的天鹅,还有鸭子、鸥以及蹦蹦跳跳的鸽子。也不知道小河马能不能接受这么多鸟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竟然还大胆的伸手够天鹅,给你啄上一口就够你受的。爸爸老说,出门去新地方,看这么多新鲜东西,对小河马的认识能力造成了太大压力,估计是忙不过来了。:D

一句题外话,昨天妈妈开始给小河马加辅食了,据说是米粉,用母乳和了的。按照书上嘱咐的,特意挑了刚睡醒要吃但还不是特别饿的时候。效果不是很好,用勺喂,本来就不习惯,砸吧了两下就不干了,大哭。母乳喂了个大饱再尝试,还是不干。慢慢来吧。
Tags: ,

Powered by Qumana

Read Full Post »

P8252261.JPG

3的500分钟的合同,从来不曾用完过。来了剑桥,和家里联系最便捷的还是电话。一来电话里面能听到小河马咿咿呀呀或者哭上两声,一来Motorola那个大手机有扬声功能,小河马还可以听到爸爸的声音。据说刚开始的几天,小河马不见了爸爸,但是听到手机里面的声音,还会咧嘴乐起来。

满月后,带小河马到黄启峰伯伯家里串门,小姐姐黄安澜比小河马正好大上一岁;当时印象很深的是小安澜撒娇做哭的声音和小河马很是不同,当时听惯了初生婴儿的哭声,分辨得很明显。小河马百天以后,一天给家里打电话,问起小河马的时候,你正好在旁边哼唧了一声,爸爸就觉得这声音明显的变了。当时认为可能是电话导致的声音发生了变化,虽然听出来了,但也没有和妈妈提起来。之后几次,无论是哭声还是咿咿呀呀“说话”的声音,真的变得和印象中安澜的声音一样了。回Cardiff的时候,我和妈妈姥姥提起了这个事情,姥姥说,小河马已经长大了,这已经是大孩子的声音了。

几乎每天打一个电话,就这样,妈妈也能每天都叨唠出不同的事情来。比较典型的事例是一段时间妈妈抱怨小河马晚上睡觉开始不好了。有的时候是晚上很晚了正在通电话,突然说小河马又醒了;要么就是埋怨晚上睡觉放小床越来越难,姥姥放上两三次都不成功,非得妈妈亲自出马,用奶头哄上一下才安心睡觉。这些可是有记录为证的,回家的时候,翻看每天喂奶和睡觉的记录,晚上起来的频率明显增加,不好说为什么。姥姥和妈妈已经是很了解小河马的起居了,但新的变化还是让人措手不及。是不是天气冷了?是不是天气热了?是不是开始长牙了?是不是白天玩得太兴奋了?是不是确实长身体需要加餐了?爸爸也只好瞎猜瞎出主意。毕竟小河马在长大,新的变化都是可喜的。

瞎子阿炳听到孩子第一声哭啼就知道这孩子不是自己的。爸爸离开了小河马一段时间,看看妈妈上传的照片之外,更多的信息都是听来的。妈妈和姥姥坚持带小河马下午时分出去玩,有时候打电话,正好全家在外面,听得电话里面海风呼呼的,仿佛就看到了小河马被姥姥抱着,穿着新衣服,新外罩,晒太阳,吹海风;有时候听到电话里面车辆开过的声音,知道小河马在小镇里面散步呢,不知道又有多少善良没事干的老太太凑过来夸小河马好看。爸爸能不能凭声音就判断是自己的小河马呢?还没测试过,应该可以吧。:P

来往于Cambridge和Cardiff,220英里单程,熟悉的路段,很无聊的驾驶。在M路上根本收不到广播,一张CD一路上能听四五遍,烦也烦死了。于是爸爸在mp3里面装了一百多集的评书连播《杨家将》,聊以解闷吧。当然安全驾驶更是关键,爸爸在A路上不超60mph,在M路上不超70mph。以前回Sheffield的时候可是大于等于80mph一路飙过去,但现在有了小河马了,开车真的是小心很多了。大不了多听两段评书,大不了中间休息一下一杯咖啡并且再问候一下妈妈和小河马。

就刚刚,妈妈给爸爸msn留了一大段言,说小河马现在睡觉前叽叽咕咕,嗯嗯嗯,啊啊啊,呣呣呣的嘀咕个不停,可爱“说话”了。其实,现在说话反而没有百天前那个阶段多了,当时是以“尔归”开头,然后就唔哩哇啦的能说上一长串呢,那时候爸爸就说小河马可能是个话唠。回家后发现小河马很少说一长串了,往往是开个头很犹豫似的就憋了回去。爸爸分析是小河马已经在学习模仿大人说话了,发现自己“说”的怎么和妈妈姥姥那么的不一样?一琢磨,就犹豫,就没有一大串的表演了。咱不急,你不知道妈妈当初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来模仿你啊,除了“尔归”、“诶悠喂”这样短音节的,那些长长的一串一个都没学会。不同的书上都说小河马快到发怪声而自鸣得意的时候了。妈妈也爱发怪声,还要训练爸爸也发怪声。当初小河马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妈妈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在楼下就“波波”,爸爸需要低音两声“波波”或者高音一声“波波”作为回答。小河马你怎么就没学会“波波”呢?妈妈现在还这样呢。说话晚不怕,据说爸爸小时候就说话很晚,妈妈恶意诽谤爸爸为3岁还说不俐落。当初你在娘胎里的时候,爸爸没有对你进行良好的胎教,反复就教了你一句话“Good Morning” -_-

建勇伯伯告诉过爸爸,他有一个朋友每天给小孩讲故事哄睡觉,到后来小孩不听故事就不睡觉了。这比每天轻拿轻放的哄睡觉可容易多了。所以爸爸也建议妈妈给你读故事书,否则1年前就从北京买的一本格林童话一本安徒生童话可就成爸爸的厕所读物了。

分居两地,听是最直接的办法了;以后小河马回北京了,爸爸妈妈在英国读书工作,更多的还是要听,听你的声音,辨别你的成长;听姥姥给讲小河马每天的故事,分享成长的快乐;听小河马咿呀学语,肯定希望听到一声妈妈和爸爸。

爸爸和妈妈也要做听风的人,虽不能有阿炳那样奇妙的本领,但为父母都能从风中就听到自己孩子的需要和幸福。
Tags: ,

Powered by Qumana

Read Full Post »

检讨加预告

P8161970.JPG

自我检讨!都是当爹的人,我兄弟能做上一首感人泪下的诗,而我却像东东说的,有点在剑桥乐不思蜀了。老婆每天都说"bb judge you",还说每天都要“骗”小河马说爸爸明天就给记日记,实在是把全部责任都推给我了。好吧好吧,不解释了,met兄弟说看河马日记都成了必修课;建勇大哥打电话说1周没看河马日记还向我道歉,我还能说什么。

bank holiday回cardiff见过小河马了,很有理由要写日记了。但被一部《暗算》连续剧耽误到了现在,昨天终于加班加点把三部都看完了,老婆建议按照三部的标题写上一个系列,抚掌赞同。预告一下,连续三部,《听风》《看风》《念风》(连续剧最后一部叫《捕风》,这个捕字实在扣不上题,就自己篡改一下了)

挂上光头小河马照片,提醒东东一下,其实小河马的照片早就挂出来了,照片是老婆负责,更新的比较及时。met和Sukie小姨子是用flickr的,估计是看过了。

Tags: ,

Powered by Qumana

Read Full Post »

« Newe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