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7年5月

P1020366.JPG

是时候补一些河马日记了。

从上篇河马日记(4月20日)到现在,云震过了周岁、完成了将近20小时的长途跋涉、回到了妈妈的身边……

先从周岁补起吧。

周岁要摆酒席,爷爷爱热闹,这么好的机会他肯定不会错过。

像云震刚回北京那次,爷爷“号召”了家里人以及同事,一来是庆祝太爷爷顺利恢复身体,即将出院;二来是云震周岁生日。两件事凑在一起,搞了三桌酒席。

爸爸和妈妈结婚的时候一切从简,属于“三无”:无婚纱照、无钻戒、无婚礼。自从添了云震这个大头孙子,以云震的名义的大型“聚餐”每次都热热闹闹的。不知道为啥,这次在家期间,太太把爸爸叫到床前当着云震小姑任彤的面,数落爸爸结婚的时候连个屁都没放。这应该是女方家里人挑理的事情,怎么改自家长辈不乐意了呢?而且当时“从简”还是响应了太爷爷的号召,说“任”家三代都这么“从简”过来的……

后来,话题还是扯到小姑的头上,看来太太是憋着要看着小姑风光嫁人的。

书归正传,5月7日还真是好时候,正好是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席间还开玩笑说,如果小河马按着预产期5月8日生出来,这过生日的酒席都要少上很多人。

这样的“大”场面是很考验小河马的。

云震第一次回到北京,爷爷就召集大家坐在一起吃个饭,展示一下自己的大头孙子。那时候小河马才6个月,混不懂事,竟然没哭没闹,酒席很开心,大家对小河马印象很好。

那之后,爸爸也回到北京,爷爷又搞了一次大规模宴请。这次小河马知道认生了,姥姥、姥爷和妈妈都不得安生。这认生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小河马,爸爸担心这次周岁上小河马又不开心,还扫了太太的兴致。

入席前,姥姥和妈妈做了充分的准备。先带着小河马在楼下陈列鱼类海鲜的柜台前转了很久,分散云震的注意力,慢慢适应渐渐多起来的人。回到包间,嘱咐各位亲朋尽量避免一下子凑过来和小河马打招呼,先“晾”一回他,让他自己熟悉屋里的人。那天还来了不少小朋友,小朋友和云震一起玩玩很有助于云震熟悉环境。

比之几个月以前,小河马又长大了很多,也懂事很多。仍旧认生,但是熟悉起来也快,熟悉了就是一个顽皮但还惹人喜爱的小孩了。

实际情况比较令人满意,小河马咧了两次嘴,还没有挤出眼泪就适应了环境和人。

周岁一个重要的节目是抓周。前一个礼拜,远在Cardiff的妈妈就嘱咐起爸爸周岁要如何如何过。姥爷也连续给爸爸打了两次电话询问这周岁抓周的事情怎么办。说实话,爸爸是没有什么头绪。虽然和奶奶、舅奶奶提起过,但她们也没有经验。

那段时间的事情是非常多、非常杂。大家分工还都协调不好。好在召集人吃饭这事爷爷干起来得心应手,是最靠谱的。爸爸连打电话通知都省了,只要和爷爷通个气对一下到席人数就行。直到当天上午,爸爸才来到姥姥家里,带上云震赴宴。

“我们已经抓了一次周了”姥爷说。

“啊?”爸爸一头雾水……

“就刚才,我给他摆了个手机、算盘、工具箱,还有玩具。云震先抓起来算盘的。估计是放算盘的时候哗啦啦响,云震看到就新鲜了”姥爷解释了一下,“录像和照片都有。”

这个这个,好像不太像正式的抓周嘛。爸爸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抓周”,情况就很清楚了:

首先是抓周的时间,是要在午餐之前。嗯,还有机会。

其次是抓周的东西,这可就多了,而且还不太统一,有多有少,不过大同小异而且含义一致。

书,读书人;笔墨,书画家;印章,当官掌权;算盘,商人;钱,有财;鸡腿,吃喝不愁;秤,生意人;尺,设计师;葱,聪明;蒜,精于计算;芹菜,勤劳;稻草,农业;刀剑,从戎;听筒,医生……其他各有版本不同。

这个鸡腿、葱、蒜和芹菜之类的就算了,爸爸和姥爷赶紧从家里划拉划拉能找到的东西:书,按说应该是圣人经典,但弄了本云震看的小画书凑合凑合;笔,拿了根胖胖的蓝色的荧光笔,这是云震平时爱玩的东西;印章,是姥爷的人名章;算盘,这是地道的算盘,就是云震上午抓的那个;尺子有;刀剑就用一把瑞士军刀代替了;另外还现代化的补充了一个手机;玩具也是有的,不能排除小河马贪玩的可能。

当然网上还有关于抓周整个仪式的说法,这些我们也从简了吧。云震很会爬了,把东西放到地毯上,远远的一字排开让他自己爬过去抓到什么就是什么。

奶奶捣乱,听说云震平时出门遛弯的时候喜欢拿朵花玩,在家里也是翻起两三层被子褥子去看床底铺垫的被单上的小花,就从旁边花瓶里面揪了一朵大大的花放在了抓周的东西里面。

唉,简直就是陷小河马于不义。这花花朵朵的,抓到了就是小河马贪图美色嘛,小小年纪的,懂得个啥……

赶在开饭前,把小河马往地上一放,远远的一字排开那些东西,众人就围着看开。

奶奶特意把那朵“夺目”的大花放在一排东西中间,还晃来晃去的,等小河马快爬到了,还把大花变换个位置……

眼看云震奔着鲜艳的花朵就要成为登徒子了,爸爸本着“诚实”对待抓周仪式的原则,举好摄像机,做好本职工作,没有干预小河马的“决定”。

说时迟那时快,云震伸手就奔大花去了,手举到半途,不知怎么余光看到别的什么了,一瞥头,顺手把透明的印章抓在了手里。

大家“哄”的一下笑了,半是起哄,半是祝贺,祝贺云震有天恩祖德、官运亨通的吉象。

众人声音一起,倒把云震吓得伏在地上哭了起来。姥姥赶紧抱起来。小河马脸上还挂着眼泪,手里紧紧得攥着印章,给爷爷看。爷爷也呵呵的乐起来。

之后的宴会很顺利,小河马吃辅食后,可以啃上几口大人的饭菜。姥姥就给云震喂上几个虾,几口小菜。餐厅给准备了一个高椅,云震自己坐着,俨然入席的样子。众人推杯换盏,小河马看着竟乐得咧嘴笑个不停。

爸爸三杯酒下肚,就来给云震捣乱。如前例,用筷子沾上五粮液就往小河马嘴里送。小河马不知深浅,长了嘴就嘬筷子。应该是一副裂开嘴、竦着鼻子、皱着眉、想哭又哭不出来的表情。可这次这个表情很快就过去了,云震竟然还又张嘴要上一口。这可了不得,小小年纪知道要酒喝……后来有一次,姥爷抱着云震在家里喝啤酒,云震非要够那个易拉罐,姥爷拗不过,就给云震喂上了一口啤酒,本意是告诉小东西这里面装得不是好喝的,谁知道云震意犹未尽的还要,姥爷一乐,连着给云震灌上了三小口。爸爸在旁边看得真切,小河马喝完三口脑袋一晃,还真晕了似的一头仰靠在姥爷身上了。姥爷和爸爸看着哈哈大笑。

抓周的东西还是有遗漏的,忘记放上“钱”了。没准小河马更爱财呢? 😛

Technorati tags: , , , ,

Read Full Post »

Home Live Spaces.jpg

这东西是什么时候上线的?

昨天晚上安装MSN Live Messenger 8.5 Beta之后,点击那个去MSN Live Space的按钮,IE不是直接引导到空间编辑界面,而是打开了如上图的Home页面。

What’s New模块很赏心悦目,列出了空间有更新的朋友的列表,并且有更新的时间提示。这比看MSN Live Messenger主窗口那些闪烁的小星星直观多了。

另外Views的统计信息也在左边列表显示出来。把这个信息提取出来也是很贴心的设计。

更多的Comments显示增加了这个Home页面对于个人空间的管理功能。

最期待的是传说中的Windows Live Foldershare。因为我一直是FolderShare的用户,其同步功能非常实用。昨天家里的PC当机了,除了硬盘上下载的不少影片、连续剧和游戏搞不成了,平时用FolderShare随时同步的文档、程序和实验结果都没有影响。

另外,用上新的Windows Live Writer,这次没有Beta了 😀

Technorati tags: , ,

Read Full Post »

28 Weeks Later

28 Weeks Later.jpg

鼓足了勇气,上一个恐怖片试试。

回北京5周多,错过了不少电影,特别是《黄金甲》,到不是对这影片有特别的期盼,而是很少有机会在电影院里面不用看字幕很舒服的享受台词。

错过了Spider-Man 3热映的阶段,据说首映那天老婆去电影院都买不到票,好在还没有错过档期。自己抛家弃子地溜到电影院看了将近3个小时,不过如此,有兴趣再另起一文。

暑期大片上档前的影院如同暴风雨前的沉寂,没什么可挑选的影片,甚至上上周仅有两部新片上映。加之老婆已经把在映的所有影片都看过了,除了恐怖片。

没得挑,就是28 Weeks Later吧。

恐怖片就是恐怖片,正式放映前的Trailers介绍得都是恐怖片,老婆心理一下子崩溃了。

“回家吧……”

“嗯,那你回家吧……”

没办法,我不响应,只好把自己按在椅子里。上个月她打扫卫生迎接小河马的到来还把尾巴骨给摔到,现在怎么坐着都不踏实,够呛。

看恐怖片好比做过山车,最煎熬的过程是安静平和的镜头,好比过山车开始升顶的阶段。明明知道“可怕的”事情肯定要突然发生,紧张得屏住呼吸等待那一刻的刺激。掂量掂量心脏的承受能力,嗯,不会当场吓得高血压爆血管。

其实没那么夸张了。我们是没有任何准备来看这部电影的。如果大概知道个情节,对内容有个了解,就知道“吓”也不会出边到哪去。

从海报上看,应该类似是僵尸追人满街跑的故事了。28 Weeks Later是2002年28 Days Later的续篇。

事情发生在英国。

有这么个病毒,让人狂躁并且嗜血,而且传染性很强。延续上集,电影开始于躲避在一栋乡间小屋里面的几个人。大批感染病毒的狂人追杀过来,除了Don,谁都没逃掉。而Don没能救走自己的妻子Alice……

好在病毒蔓延在英国,这个岛上……人都感染后,开始死于饥饿。美国领导了救援部队,进一步消灭感染者,并开始重建。剧情开始于重建的伦敦。

第一批重返伦敦的原居民中有Don和Alice的一对子女。这一对活宝竟然绕过美军严密封锁的安全区,溜到了泰晤士河的另一岸。那边空无一人,还未来得及清理。

兄妹找回自己的家,去取照片以及小时候玩的东西。意外中发现他们的母亲,Alice还苟延残喘于二楼阁楼。赶来的美军隔离了兄妹,也隔离了Alice。

Alice确实感染了,但并没有表现出症状,Alice的血液中似乎有某种病毒免疫成分。军医Scarlet认为这是治疗病毒的绝好机会。

幸存的Don在重建部队中担当了重要的角色,他自由出入于部队的任何地方。当Don听说Alice还活着,禁不住去探望。Alice原谅了Don当时抛弃他独自逃生,Don忘情得和Alice接吻…… 

这时候,观众都忍不住了,我隔壁一位女同志激动得都叫出声来。结果很明显啊,Don立刻被感染上,这个狂人开始在部队和重建基地内部散播开病毒。

军队的做法很简单粗暴:隔离。

清空出问题的大楼,把所有的返迁户都集中到了一个地下仓库,并且关灯,准备狙击被感染的人。这个隔离做得也太差了,Don竟然通过一个走廊冲到了人群堆里,血腥的杀戮开始了。病毒以几何级数方式传染开,感染的疯狂追咬,逃命的四处狂奔。情况失控了。

狙击手开始的命令是射杀感染者,现在的命令是射杀所有的人……

军医Scarlet还存有治疗病毒的希望,因为她发现Alice的小儿子有和Alice一样的遗传特征。这个小孩可能同样有抗range病毒的抗体。Scarlet保护着兄妹突出重围。而一名狙击手Doyle暗恋着Scarlet,也离开岗位帮助他们逃生。

失控的局面给逃生增加了挑战。威胁来自散布楼顶的狙击手、毁灭性的集束燃烧弹和地毯式的毒气及火焰,当然还有不知疲倦四处狂奔的感染者。

Dolye有个朋友Flynn是开直升机的,逃命的目标就是新修好的Wembley球场……

Doyle牺牲了,被自己人活活烧死……印证了一句Scarlet对Doyle的台词箴言:为了这个小孩,我可以牺牲我自己的性命,你也要牺牲你的性命。

由于不敢在地面上行走,Scarlet领着两个孩子只有钻地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黑冬冬的,一个狙击步枪的红外瞄准镜徒增加恐怖气氛。

黑不隆冬的,都不知道怎么回事Scarlet就被干掉了。剩下两个小孩,被感染的父亲Don追杀到最后。

Don一口咬到小儿子身上后,大女儿开枪打死了杀红眼的父亲。小儿子果然没有显出症状,只有姐弟两人活着到了Wembley球场。

直升机飞过英国的白崖,跨过英吉利海峡……

问题就在于这个小孩是个带菌者,和姐姐腻歪腻歪就把姐姐传染上了,于是乎,影片最后是一群感染的狂人奔向埃菲尔铁塔……

病毒传染这个问题,真没啥可说的,就是隔离。

可隔离别人挺痛快的,看着小孩爬桥往外溜不听话也真是着急;看着当兵的不听命令私自放人出隔离区也很痛心。

不过要这事落自己头上,没命的跑是一定的。当年非典的时候,被隔离在偌大一个清华园里面有吃有喝有的玩还翻墙回家呢。

影片恐怖不足,让人着急有余。有点我老爸看国产连续剧的劲头,看着看着就想骂,这么笨,瞎跑啥,瞎亲个啥。

伦敦那空无一人的景象挺让人触动的,那么繁华的大都市空无一人,想像都得想像很久。

另外提一句,有人觉得军医Scarlet的扮演者Rose ByrneMonica Bellucci吗?我当时想了一下,觉得有点像,然后就一直盯着看Scarlet的胸大不大…… 😛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