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8年2月

连续几周了,忙忙叨叨地写论文、稀里糊涂地调程序;另外还有不少私活。坐在屏幕前的时间越来越多,但打开Live Writer的次数却越来越少。

事实上,把河马日记和其他blog文章放在最最不重要的todo列表里面,本身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好比心里揣着一只兔子,嗵嗵的跳,让人不安;于是乎想法设法先安顿好那只兔子。其实,心里面还爬着一只蚂蚁,不停的爬着,痒,痒得难受,日夜的痒,却一直没有腾出一只手把蚂蚁捏出去。

昨天看了一篇讲作家的写作习惯的小文章。里面有两条着实值得借鉴:

首先是固定时间写东西。从调查结果看,大部分作家是早上时间写,7点至9点之间。可惜我8点时间段已经被小河马预订好了,喝过咖啡收拾精神后就已经9点了。那就9点开始吧。

其次是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写作。远离电话、网络以及游戏,安静专心的写上两到三个小时。我很欣赏(也很向往)这种人造的高效环境。可惜,说写blog文章,没有网络基本不行了;写论文,也类似,网上的资源省却了在图书馆集中积累素材的时间,但写作过程则再也离不开网络。

不管怎样,从昨晚开始,那只蚂蚁就爬得我不能忍受了,今早起来,把9点到11点的时间一股脑划给“河马日记”,咖啡加上周传雄的“快乐练习曲”,专心地来把这蚂蚁捏走。

上次日记里面,其实是以前很多期日记里面,多次提到了要写小河马上幼儿园的事情了。今天来还上这个愿,同时也是将河马日记的内容推向新的系列,不再病啊病的纠缠不清。

说话要回溯到去年9月份了。

云震姥姥11月份就要回北京了,妈妈在留下小河马的问题上非常坚决,吃了秤砣的那种坚决。明摆的问题是怎么照顾一个一岁半的小孩?

把爸爸活生生栓死在家明显不是个办法。

云震这岁数,几乎只有两个选择:送幼儿园或者送到一种私人的照顾小孩的服务childminder。(当时邻居家要过来一位老人探亲,房东还好心的提议可以请这位老人帮忙带小孩。这显然是个不靠谱的建议,而且后来事实证明这个建议简直不靠谱。)

当时是妈妈做的调查,上网查一下附近的幼儿园信息;咨询同事;亲自到幼儿园看看情况。其实不怪爸爸经常说妈妈是个典型‘先入为主’的人,在这选幼儿园的问题上也是一样:

第一次看的是一个叫Acorn House的幼儿园,在市中心附近一处安静的小街里面。独占了相邻的两套半独立房子,两层楼,两套房子内部相通。楼上是尚不能自由行动的婴儿的房间,我们最先参观了这里,因为以云震当时的岁数和行动能力,理路上是要被划到‘不能自由行动’的行列。楼下是18个月以上到4岁的小朋友的房间。

和国内幼儿园建制类似,小孩按照岁数被分为几个组,每个组有两名老师。每个老师只能带3-4个小孩。乘法算一下,每个组也就是6-8个小朋友的样子。整个幼儿园老师数量有限,可以接收的小朋友的数量也就有限。

当时还参观了幼儿园的餐厅、活动室、卫生间以及户外活动院子。妈妈和爸爸感觉很好,幼儿园室内空间宽敞,干净。

后来爸爸陪着还看了另外一个幼儿园,就坐落在妈妈单位楼下。其功能设置和条件类似,不过稍显活动面积小了点。妈妈还比较了些其他的地方,最后还是咬牙决定了第一个看的幼儿园。

之所以说咬牙,实在是经济受限。爸爸和妈妈都比较满意的第一个看的幼儿园是所有资讯过的地方中最贵的一个。最后退一步自己安慰自己是:虽说是最贵,其实其他的也差不了多少。Acorn House开价40磅一天,其他的也要35磅左右。这个是行情价格了。与其说咬牙决定送云震去Acorn House,不如说咬牙决定送云震去幼儿园。大牙都咬完了,四、五磅的小牙不计较也罢。

另外不能计较的是,幼儿园收费虽然按照天报价,但可不是pay as you go的。好比Direct Debit一样,按照当月的工作天数提前交好。如果说小孩哪天没去,这费用是不退的。幼儿园同意你随时提前一个月通知不再送小孩过来,但绝对不保证随时再送过来有位置可以安排。于是乎,爸爸和妈妈就经常算类似的帐:出去旅行一周,小河马幼儿园交的钱就够住宿的费用了;回北京家一个月,小河马幼儿园交的钱够全家的飞机票了。。。

有朋友说,送小河马去幼儿园一年和读一年博士的价钱几乎一样了。爸爸说,送小河马去幼儿园相当于每个月往家里买上一台42寸液晶电视;相当于每个月爸爸和妈妈出国旅行玩上一周。。。这帐算不完的,既然牙已经咬好了,就不回头找小河马算细账了。

没有孩子欢天喜地离开爸爸妈妈和最亲的姥姥去幼儿园的。

在10月份正式开始之前,幼儿园安排了几次预热。

开始是一个小时。爸爸和妈妈都陪着,与老师和其他小朋友都互相认识一下。前面日记里面提到过云震曾是很认生的小孩。这最开始的一个小时,即使有爸爸妈妈陪着,也是小河马最困难的一个小时。

第二次就是4个小时了。这次没有家长陪着,并且要尝试在幼儿园吃午饭。听着小河马的惨叫掩门而去,心里惴惴着,4个小时真想随时偷偷看看进展如何。妈妈上班去了,爸爸先开始是坐在走廊里等,然后被请到职工休息室,最后人家干脆建议爸爸回家得了。爸爸留下电话,嘱咐着有事情我会立刻过来。嘴上还说你们幼儿园老师肯定有经验也知道怎么办,其实不如说是反复强调着自己安慰自己。

到接上小河马回家的时候了。推门看到挤在幼儿园老师怀里的小河马。开始目光散乱着,看到妈妈和爸爸进来,委屈从嘴角浮到眼睛,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凑近看,小河马脸都哭花了,看来是一个中午没消停。妈妈心疼的赶紧抱过来,爸爸也很于心不忍地。老师却很鼓励的说小河马表现很好,让老师抱着就不伤心了。这确实是进步吧。

都是这个过程吧。眼不见为净,看着孩子哭着不停,谁都受不了。姥姥生怕把孩子哭坏了。有一个朋友,把2岁半的小孩送幼儿园,孩子愣是哭了一个月。不仅如此,小孩每天晚上发噩梦似的,把我们朋友吓坏了,只好放弃。

2007年10月,小河马开始全天的幼儿园生活。早上8点半送去,晚上6点以前接回家。由于云震在10月份以前行走能力有突飞猛进的进展,最终被划分到Birch组。这是一个18个月到2岁之间的组,云震当时是组里岁数最小的一个小孩。

孩子一天天长大。爸爸心里的那只蚂蚁不是别的,是小河马每天成长着发生的故事。这样的蚂蚁怎么捏得尽?

Technorati 标记: , ,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很有意思的结果:

http://www.yodao.com/07busy/entry.swf
2007我很忙“2007我很忙!” 你呢?点这里测测看!

关于“男女倾向”的结果很FT。。。

Technorati 标记: , , , ,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