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8年3月

这篇要记录小河马里程碑一样的事件:断奶瓶。

就在昨天。

妈妈终于下定了决心给小河马断奶瓶。

在云震将近20个月的时候,Health Visitor来家里,点出不能再给小河马用奶瓶了。理由也很简单,坏牙。

如果用杯子喝奶,奶直接从嗓子眼就喝下去了;但用奶瓶喝奶,奶会在嘴里“呆”上一会才喝下去。不论是牛奶还是配方奶粉都有糖份,这些东西在牙齿上滞留时间越长越坏牙。

当时是爸爸在家接待的Health Visitor,爸爸还“辩解”了一下:一来我们小河马并不拒绝使用其他杯子喝奶喝水,他现在嘬奶瓶完全是一种心理上的愉悦;二来,我们仅仅在早上起床后以及晚上洗澡前给他两次奶瓶,喝完奶之后立刻就是刷牙的例行,坏牙的说法并不成立;其三,有鉴于之前有人说妈妈给小河马220毫升6勺奶粉的配方是“注水奶”,需要同时解释一下的是,给小河马坚持奶瓶的一大目的是让他多喝点水。

无论如何,妈妈是下了决心给小河马断奶瓶了。

首先就是把所有的奶瓶藏起来。

爸爸很开心这一点。平时是一天两个奶瓶,两天四个奶瓶。家里总共五个大奶瓶,也就是两天要洗一次奶瓶的频率。

追溯洗奶瓶,最早最早是妈妈的活,还喂母乳的时候,妈妈就要用吸奶器把奶水吸出来放到奶瓶备好,夜用。

后来姥姥承担了任务,再后来,就一直是爸爸的任务了。奶奶来以后,厨房家务都还不熟悉的时候就把洗奶瓶的事情先接手了。不过,爸爸洗奶瓶时间很长了,看着池子边上放着的奶瓶就有心理压力,这下藏起来,不仅云震眼不见心不想,爸爸也舒心很多。

这两天,奶奶把电蒸锅也收起来了。

蒸锅大部分用处是消毒奶瓶。打云震出生到现在,也用了一年半多了。

云震开始用大奶瓶后,三层的蒸锅一次最多也只能蒸五个奶瓶和奶嘴、瓶盖等,配合得正好。

放奶瓶也是有“制式”的:下面的高的一层平倒着放三个奶瓶,成三角形;中间一层放奶嘴、奶嘴箍以及盖子;最高一层并排放两个奶瓶并插空放瓶盖。刚好可以盖上蒸锅的盖子。也得亏是Avent的奶瓶,不知道其他牌子能不能配合得这么恰到好处了。

“飞鸟尽,良弓藏”;不仅蒸锅被收起来了,放干净奶瓶的密封盒子收起来了,奶粉桶也收起来了。厨房桌子一下清爽很多。

前面说,小河马嘬奶瓶完全是一种心理上的愉悦,这是事实。

先说早上。例行是8点左右起床,爸爸给小河马穿好衣服后,小河马从屋子里随手抓上个玩具就晃荡晃荡的起身出屋门,右拐,扶着爸爸下楼梯,然后就看见饭桌上妈妈给准备好的一瓶奶。这个时候,云震会攒起哭腔,把玩具放在桌子上,伸手要抱过奶瓶。

爸爸把小河马放到他自己的高椅上,小河马就已经等不及了。很遗憾的是,直到断奶瓶,云震还是不会自己把奶瓶的盖子给揪下来。这个时候,揪下奶瓶该的动作要快,稍慢半拍,会很影响小河马喝奶的心情。。。

云震开始嘬奶瓶了,全家所有人都可以各干各事了。早上时间很紧张啊,妈妈要收拾脸,倒饬衣服;爸爸赶紧冲上咖啡,刷个牙,抹把脸。

云震喝完了还要很意犹未尽的咬着奶嘴逛会瓶子,而或自己很满足的把奶瓶盖子盖上。

之后的例行如吃伊可新、刷牙洗脸或穿插大便等,往往比较顺利。

再说晚上8点不到,陪云震玩的妈妈就在小屋大喊让爸爸烧水。这个点,这个时间,这个事件,云震早明白是给自己准备奶了。爸爸下厨房去烧水,云震也很高兴地下厨房来凑个热闹。忙叨叨的从桌子那边把奶粉桶给举到这边;或者抠着奶瓶盖子和奶嘴很兴奋的喊两声。

妈妈那个30磅的烧水壶烧水的时候亮蓝灯,水开了会响起来提示,云震也明白了。水开了,他反而不着急了。云震知道开水烫,爸爸从来不让他靠近,索性爬到椅子上,手撑着桌子看爸爸冲奶。

先加开水,90毫升左右;再加凉白开,加到230毫升,少尝一口,温度差不多就行了。大声的从1数到6,放上6勺奶粉。“大声数”也是“制式”?是啊,妈妈经常数不到5就已经数糊涂自己放了几勺了。还有就是稍带脚地教云震数数。

这种教云震数数的实践还有下楼梯的时候,每下一阶就数一个数,从二楼到厨房只有5阶,每次都是从一数到五。还是Health Visitor来的时候,她提到了这个方法;我们之前已经在实践了,爸爸还心里窃喜。人家怕爸爸没搞懂,连比划带说的:例如下楼梯的时候,就可以教小孩子学数数啊。你说“一……二……一……二……一……二”。爸爸心说,难怪小河马最会说的是一和五。虽然方法对了,但教的内容也得对得上云震的智力水平才行。

还是说奶和奶瓶:盖子盖好,摇匀。小河马就很开心了。这时候,几乎可以让他做任何事情。爸爸一般会指引小河马自己拿着奶瓶爬上楼梯回自己的屋子。

如果小河马没有跟着到厨房等着冲奶,把奶瓶拿到他的小屋,是云震很高兴的事情。

“乖乖坐好喝奶了”,云震会找个很舒服的位子,或是找到妈妈的两腿间,或是找到大鲨鱼(毛绒玩具)的边上,一屁股坐下。抱起奶瓶,仰过头,一饮而尽。前一段小河马气管里痰比较多的时候,一边喝着一边听着气管里面呼噜呼噜的,听得人心里都闹急。云震却毫不受干扰,专心享受嘬奶嘴的愉悦。

何以见得云震是“吮吸”愉悦而不是贪奶?两个简单例证:小河马一直喝的同一个牌子的奶粉,但这个奶粉在今年换了一次配方,爸爸和妈妈冲奶的时候闻着明显奶粉味道变了,但小河马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一点都没有;另外,如果用杯子吸或者干脆敞口喝,小河马对奶也就那么回事,断奶瓶以来早上晚上喝奶明显不是那么痛快了。

昨晚第一次断的奶瓶,云震还没有察觉。今天早上就察觉了。

和往常一样,起床穿衣下楼,但桌子上似乎少了点什么。可怜的小河马四处张望了一圈,但是实在想不起来什么东西变了,而或心里明白但不会说。颠着脚急了一下,接受了改变。

妈妈总是和爸爸说,给云震断奶瓶,简直就是剥夺了小河马每天最愉快的时光,实在是不落忍。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Technorati 标记: , , ,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就是前两天的事,和幼儿园的事无关。

那天小河马惹妈妈不痛快了:吃饭的时候不好好吃,在屋子里的时候也淘气得“没边”,短时间内被妈妈训斥四次。

转眼间晚饭结束,到了云震每晚例行拉屎时间,也是臭臭前痛哭的时间。

这小孩打小落下的毛病:刚刚断奶加辅食那会,大便一下子干燥起来,拉臭臭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即便很快大便本身没了问题,但痛苦烙在了记忆里,条件反射似的,每天大便前哭得很悲伤。

这次也不例外。虽然小河马每每哭起来就忘记了怎么说“拉屎”,爸爸、妈妈和奶奶都明白这哭,妈妈一问“是不是拉屎?”,小河马带着哭腔说“拉屎”。

妈妈抱起云震去把把。“把把”在楼上,两个屋子门前到楼梯口的一小方块地,靠窗户放了个沙发,平时沙发上堆着出门穿的外套,沙发一边放着云震的鞋;另外有一个塑料盆,随时备上一大摞报纸,双层的,垫在盆里;大人坐在沙发上,臭臭就把到盆里。这些都是姥姥照顾云震的时候留下的“制式”,我们之后都没有改。

谁知道这次云震死活不让妈妈把,伸着手喊奶奶。妈妈强行拖了裤子把,云震能挺成个弓形,就是不干。

没着,就让奶奶把吧。

奶奶刚就位,云震刚刚被交手,噗一下就拉了。这孩子一直强憋着就是不让妈妈把!

妈妈问问云震,“拉完了吗?”

如果还需要把会儿,云震会说“没有”;如果完事了,小河马就自己找纸,拽出来,递到你手上让你擦屁屁。

擦完屁屁那就妈妈带着屋里穿裤裤吧?今天还是不干,就是不跟妈妈了。

云震转脸一猫腰把屎盆端起来了,“妈妈倒”。

一下子弄得大家哭笑不得,原来把妈妈“降级”到“倒屎盆”的工作了。

这小东西,以为人家都多待见他似的,连“把把”都要挑:“我不待见你,你连给我把把的权利都没有”。

可气的是,他还会给人编排活:“倒屎盆”是他编排给不太中意的人的活。例如被妈妈训了四次,妈妈就被编排到了“倒屎盆”的活计。

最可气的是,平时这小东西臭臭完就端着屎盆非让爸爸倒不可!爸爸之前还乐得屁颠屁颠的,一来觉得这小孩会说点话了,“爸爸倒”咬得还是挺清楚的;二来觉得光着屁股的小孩端起个大屎盆挺可爱的;三来觉得,嗯,这孩子还能惦记着叫上爸爸——用妈妈话讲——“参与”一下。

这次可彻底明白小河马的小九九了。哼哼,爸爸愤恨之下,不顾什么河马日记幼儿园系列,一定要记下这笔变天账。

Technorati 标记: , , ,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