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8年5月

P4278569

两篇日记隔了将近60天。一来是爸爸论文到了最紧张的时候,很多事情压着;二来是10天的全家旅行,更拖延了时间;加之一直整理不出一个思路或者专题来写,迟迟没有动。

今天还可以记个专题,但以后就难说了。小河马进入可怕的两岁后,各方面显著变化,且变化速度明显加快,让人目接不暇。没准我会改改风格,看到点滴都尽量记下来,流水帐也好,小轶事也好。

今天说说云震在幼儿园最有“成果”的活动:画画。

参观幼儿园的时候,阿姨就介绍有Messy Room,里面摆上一长条桌子,角落都放着架子挂着纸,抽屉里各种各样做手工的东西。我以为这是给稍微大点小孩学画画做手工的地方,谁知道云震上幼儿园没几天就拿着“作品”回来了。

“画画”这条件在家里是提供不了的。姥姥还在的时候,手上稍微摸脏了就擦干净了;云震抓个笔还不能随便乱画,爸爸赶紧把笔帽盖上或者把笔尖按回去。在幼儿园就简单了:老师给每个小孩穿上一个雨衣似的外套,发个笔刷子,弄上颜料,一大张白纸你随便画吧!

不仅仅发笔或者刷子,还有其他工具:例如发上个Lego的积木块,用凸起的点点沾上颜料在纸上乱扣一气;

PB247799

要么发上个瓶子底似的在纸上轧来轧去(这是Polar bear!);

P4278557

最直接就是把脱光了袜子直接上脚踩或者按上满纸的手印;

P4278553

其他还有手工制品,具体制作过程不太好说,应该是老师先在纸上刷好胶水,这帮孩子就随意往上贴,贴上的就成图了,贴不上的,自然掉下来。

P4278574

不仅仅是纸上的作品,小孩们还弄个泥巴块捏捏做个蜡烛的托;或者弄块蜡按按说是“恐龙脚印”;更多的是大家每人掺和一下在一个大碗里面搅和巧克力或者面糊糊自己做点心,每次都是一边做一边吃,吃得多做得少。

真亏得老师了。这样的手工画画之类的小组活动,老师都会给抽空照几张照片,爸爸妈妈就能看到作品之外的故事:在做乌龟之前,一串小孩爬在玻璃缸边上看活的乌龟;画大猩猩之前每个小孩给发了个黑猩猩的玩具。Amy阿姨一次描述云震画画的样子,拿着笔,然后一脸严肃地一笔一笔地刷!那表情和照片上的小河马活脱脱一模一样。

其实,就算看了活乌龟,玩了大猩猩,这孩子们怎么就知道画出来呢?显然是阿姨们后期加工的成果!这点,我可是佩服阿姨们的敬业精神和想象力了。每张作品都按照大致的形状给裁剪出来,贴上名字和主题,要么再给贴上个眼镜啥的,这才看着似乎是那么回事了。

幼儿园的作品还和传统节日有关,威尔士国庆日的时候,大孩子画威尔士国花水仙花,云震这么大的小孩只能画威尔士大葱;英格兰国庆日就让小孩子用不同材质的红色的纸在白纸上帖出个大十字;澳大利亚什么日子的时候,画上一只袋鼠;而爸爸最满意的小河马的作品当属在中国新年时候他们“写”的“大字”了。这满意不仅仅看单幅作品确实像模像样,还要和其他小朋友的作品对比起来看,也还就是小河马画出来的像个中国字的意思(爸爸说是“春”字的狂草)。嗯,不愧是中国的种。

P2098056

这些作品都钉在墙上,越来越多,一面墙满了,再占另外一面吧。

在威尼斯,建勇大大给我们小河马下定论:云震对音乐有点感觉,但对画可一点不感冒。现在小河马没事会哼唧上几句“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的旋律,但在威尼斯总督府里面看到那么多壁画,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是不是和小河马的“艺术实践”有关系?:D

又及:从希腊回来当天就赶上降温,小河马已经发烧两天了。这小东西的上呼吸道真是差,一点凉受不得。

Technorati Tags: ,,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