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8年7月

P5130794

小河马出了水痘后似乎开了窍,话说的利落多了。

云震不会说话,这已经是困扰爸爸妈妈很长时间的问题了。每周给家里打电话,太太和爷爷都要问云震会不会说整句了。

比较明显的进步是在希腊度假的期间,那时候云震过了两岁生日,估摸着实在不好意思再咿咿呀呀的。

走在威尼斯的小街小桥,云震很主动的要求:“妈妈抱抱”,或者“云震自己过桥”。另外,一路舟车劳顿,云震把飞机、火车、汽车和船认个门清。最可怜的莫过于从雅典到罗马再到威尼斯的那一晚:临到罗马,云震就已经在飞机上睡着了;我们半夜在火车上一节车厢一节车厢找卧铺的时候,云震挣扎着睁了一下眼睛,全然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第二天一早5点多下了车,云震只顾兴奋得看火车,全然没搞清楚为啥睡觉的时候在飞机上,醒过来却是从火车上下来的(其实也不全是,我们的行李丢在了罗马机场,我们找行李的时候小河马是醒的,可惜他没能坚持到我们上火车,更没坚持到我们上有卧铺的长途火车。也得亏行李“丢”了,可以轻装上阵,但小河马没了奶没、了尿布非常狼狈,大半夜的在罗马死活买不到尿布!)。

除了主动说的那两句半以外,爸爸最欣慰的是小河马开始很有兴趣学说话了。

有兴趣学就要有办法教。

有些办法挺可怕:小河马最先学会的英文是“NO”。我们很快发现,如果想阻止云震干某件事情,以最严肃的口气说NO效果最好。可惜,效果好的东西往往不能滥用,滥用的结果一是效果下降,二是小河马很快掌握了使用NO的要点。当他开始不停的用NO的时候,事情就变得很复杂。

NO之后是“不要”。有时候妈妈干脆就说云震是“小不要”。

有天早上实在是把“不要”发挥到了极致:起床的时候,小河马先醒了,站在小床边喊妈妈,惯例是爸爸过来给穿衣服。小河马见到爸爸就是“不要爸爸”;好容易说明白了妈妈也要洗脸刷牙穿衣服,小河马说了“不要穿衣服”;然后是“不要脱衣服”、“不要尿布”、“不要袜袜”、“不要裤裤”。。。爸爸说,“一起背三字经吧”(三字经的事情后面说),云震说“不要人之初”;然后又是一系列的“不要穿鞋”、“不要喝奶”、“不要刷牙”、“不要洗脸”。。。爸爸咬牙切齿的做完全套早上活动,跟妈妈说,“再‘不要’我就打死他。。。”。

教学的事情印象中还是妈妈提出来的,“云震已经在学说话了,能带着他读点什么?”

最早的“朗读”教材是一本婴儿谜语书,书上有云震最喜欢的“城市三兄弟”:救火车、救护车和洒水车。谜语念着还有韵脚。

受“有韵脚”的启发,爸爸建议念《三字经》。没啥说的,最最经典的启蒙教育读物。

其实爸爸最强调的是念。妈妈曾质疑过这小东西能明白吗?爸爸解释说,“本来目的也不是让他明白,就是跟着念些东西,把说话的事情巩固一下”。

另外,这种只念不教的事情也不是爸爸琢磨出来的。

丽娟姐是爸爸住在Sheffield时候的房东,台湾人。她用识字卡片教自己三个小孩读经。我在的时候,印象尤其深的是她最小的女儿,三岁的书瑄,在一页一页的读《道德经》。我也曾好奇的问,“这小孩能明白什么意思吗?”。有时候,我在厨房里也会问年岁大些,已经完全熟背《道德经》的书玮,“‘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怎么讲?”丽娟姐是坚持让小孩读经而从不讲经。她说,孩子有孩子自己理解的方法和途径,先让他们自己来读,自己来理解。无所谓对错。

这点很启发。爸爸提出让云震念《三字经》也是这个道理,懂不懂无所谓,而且肯定是不懂,别说云震,爸爸和妈妈也有不明白的地方,例如“弟于长”,那爸爸就得解释这“弟”是什么意思给妈妈。还是以念些东西为目的吧。

事实证明,《三字经》作为最传统的启蒙读物是有道理的:三个字一句!以云震现在的语言模仿能力,两个字为最佳,三个字有挑战,四个字及以上就囫囵吞枣般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了。

带小河马念三字经可不是在私塾里面跟先生读书一样,先生坐上面,学生坐下面,每个人拿本书,正襟危坐,高声朗读。小河马不识字啊。所以是跟读。你也不能指望爸爸或妈妈手里端上一本书,那小河马的兴趣就在翻书页而不是跟着念了。

现在的“教学”模式是跟读。大人读一句,小河马跟一句。这就要求大人得先会几句。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这四句大家都没问题。

“苟不教,性乃迁”,这就出笑话了。“我总觉得下一句是‘狗一叫’就怎么怎样的”,妈妈说。

好在是一口气读完一本不可能,大人也有个喘息临时抱佛脚背上几句再带着小河马念。往往是妈妈教着,爸爸还得在旁边纠正着;或者反过来。

刚开始,教的时候,就说:“云震,我们背三字经吧”,然后就是“人之初”起头。“人之初”起头多了,这小东西就会了,甚至成了条件反射。在车里,爸爸开车,头也没回,和云震说,“我们背。。。”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小孩就已经开始“人之初。。。”。他已经把“背”和“人之初”建立了一个良好的联系。这也才所以有了上面“不要人之初”的故事。

教学都是有收获和挫折的。

教学目标是让小河马练习发音,现在,说整句的问题上确实有成效,经常很主动的冒些主谓宾结构的句子出来,非常欣慰。

一个额外的收效,小河马真的能背下几句三字经。第一次发现是某次念“苟不教”的时候,他没有跟着读,而是接上了一句“性乃迁”,着实让人兴奋一阵。后来有几句还真是能接下来,不过完全看他自己的情绪。

但云震说话还是很有点“口音”。早些时候,“没有”说成“美油”、“云震”说成“隐针”;后来发现这孩子还不会发f的音,“吃饭”说成“吃半”;h的音也不好,“花”说成“八”,“黄”非要说成“白”。

更大的挫折是小孩耐心有限。现在叫他来跟着读上几句三字经很麻烦。爸爸记得,中学语文老师说,读经就得有点私塾读书的味道,要拖长音,有节奏,并且摇头晃脑的。爸爸也这么教云震,可惜他理解有问题:一说背书,他就开始“摇头”。摇得频率很高,一个字没说完要晃上两个来回。这谁受得了啊,一句读不完整个人已经东倒西歪的了。唉,他很乐衷于此,一头倒在地上还咯咯的笑个不停。

诶,三字经背了五十二句,不知道下面进度如何,到哪是哪吧。

Technorati Tags: ,,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